修复

  1. 首页
  2. chevron_right
  3. 品牌
  4. chevron_right
  5. 修复

修复钟表是种不可多得的美妙体验,能够将其从时间的涡旋和人为的毁损中解放出来,重新篆刻在由记忆炼成的时间真理之上。

– 米歇尔·帕玛强尼

修复艺术,品牌之柱

对于米歇尔·帕玛强尼而言,腕表修复是他获取知识的渠道,他通过修复古董时计,习得了跨越数百年的高级制表知识。鉴于这些不可或缺的技能,他也被委任于维护山度士家族典藏,并在之后创立了自己的钟表品牌。修复艺术也因此成为了帕玛强尼品牌的支柱。

Tonda Hémisphères的起源

Tonda Hémisphères的创作理念源自于莫里斯·伊夫·桑多斯(Maurice-Yves Sandoz)的典藏怀表,这一怀表包含两个机芯,因此能够在表盘中心位置显示双时区时间。

米歇尔·帕玛强尼发现每个时区都可以独立运行,同时能够精确到分钟。经过四年的研发,帕玛强尼品牌推出了一款配备一枚主动机芯和一个随动模块的机械装置,实现了相同水平的精准度和最优的读数体验。

伸缩指针的奥秘

20世纪90年代末,米歇尔·帕玛强尼在一款古董怀表上习得了伸缩指针的原理。在帕玛强尼工作室修复这款怀表时,创始人便决定再现搭载伸缩指针的机械装置。品牌在2013年推出了首款伸缩指针腕表Ovale Pantographe,也让帕玛强尼成为唯一实现这一壮举的制表商。

历经两个世纪的复杂功能

Toric Capitole腕表配置的复杂功能灵感源于19世纪初由纳沙泰尔(Neuchâtel)制表师佩兰·弗雷斯(Perrin Frères)打造的配有半圆窗口的怀表。两个世纪之后,经帕玛强尼工作室修复,该怀表得以重生,而品牌制表大师也成功地再现了这一特殊的机械装置。

自动装置作品

La Grenouille

凭借一套精巧复杂的击锤系统,敲打动物的腹部,使得这一修复自动装置装置作品能够巧妙地颠簸前行。

Le Pistolet et
son Oiseau Chantant

如果您扣动扳机,鸣鸟将从发条盒内一跃而出,演唱独特的歌曲。

Le Ver à Soie

这款独特的自动装置模仿了一种毛虫的前进方式,精巧的迂回动作令观者痴迷不已。

菜单